第714章 不太对


本站公告

    濮杰一听,“啊?难不成是做旧的货?”转而叹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还觉得眼力涨了不少呢!”

    余耀摆摆手,“你就是太急,我还没说完呢!这不是唐代的,不是说后仿,而是更早,这是南北朝晚期到隋代的。”

    “好家伙!”濮杰瞪眼,“这么说赚了!”

    余耀将玉牌翻过来,指着上面阴刻的十六个隶书小字“细封征功,族长粟棉,当厚顾之,开皇御赐”说道,“这个开皇御赐,字面上看,可能有两个意思,一个是,首开皇帝御赐免死玉牌的先例;还有一个,是隋文帝杨坚的年号。”

    隋文帝杨坚,在位只有十几年,一共用过两个年号,一个是“开皇”,一个是“仁寿”。历史上有著名的“开皇之治”,一统南北之后,杨坚算是一个励精图治的皇帝。

    “不过,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余耀继续说道,“因为,如果是首开先例,那在历史上应该是个不小的事件,史官多会记录;即便正史遗失,野史和传说也不可能寂寂无声。所以,大致可以先行认定,这就是隋文帝杨坚,赏给征讨天下有功之人的。”

    濮杰顺着余耀的思路说道,“杨坚统一全国,四处征战,这‘细封征功’,那就是细致封赏征讨之功的意思喽?这块玉牌,就是赐给某个叫‘粟棉’的族长了?这名字,还真有点儿像缅甸名字,那在缅甸发现,就说得通了。”

    “说不通!”余耀摆摆手,“你说的,不符合文理。封赏是结果,不能说细致不细致,只有核查才会说细致不细致;而且,既然是免死玉牌,不可能只有一个‘族长’头衔,起码得说明哪个族啊!”

    “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细封,可能是一个部族!”

    濮杰一听,立即掏出手机查找,结果很快查到了“细封氏”!

    “细封氏,是党项族的姓氏部落啊,号称党项八部之一!”濮杰边看边说,“细封氏,主要在川藏滇一带。”

    余耀陡然想起了和贺文光的通话,之前他问贺文光三江并流区域古墓的情况;贺文光说,南北朝时期,三江并流区域内,散居着党项部族!还说他们的社会形态比较落后;同时,使用的是火葬,不会有像样的陵墓。

    当然,当时的党项族,不光在三江并流区域有部落,西北西南很多地方都有。但是这个细封氏,是有可能在三江并流区域一带的。

    如此一来,那就应该是:当年的党项族的细封氏部落,曾经协助杨坚征讨统一;杨坚建立隋朝之后,封赏族长,并赐一块免死玉牌,这个族长的名字,应该叫“细封粟棉”。

    “你问问你的战友,看能不能知道,这块玉牌是从谁的手里收的,大致来路什么的。”余耀立即对濮杰说道。

    濮杰点点头,当即掏出了电话,拨号未通之前对余耀说了一句,“他也不一定知道哈!”

    结果,濮杰挂了电话却道,“还真知道点儿。这块玉牌,他是从一个生意伙伴介绍的商贩手里收的。而这个商贩,有点儿像咱们这边以前夹包袱的,不过他的范围更大,收到过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这块玉牌,是他从湄公河边一个渔民家里收的,渔民说是打鱼的时候,无意中捞上来的。”

    濮杰顿了顿,“这也是个造化,这东西,也就在在缅甸能低价收,要是国内的市场,光是‘免死’就能引起老大的重视!”

    “果然如此!”余耀似乎没听濮杰后面的画,略显兴奋,“湄公河的上游,就是澜沧江!这块玉牌,就应该是细封氏部落的!他们应该居住在三江并流区域的澜沧江边!免死玉牌在隋代受赏,但是随着朝代更迭,部族变化,就没用了。不重视,失落的可能性就很大,从澜沧江到湄公河,可能是经过水路到了缅甸。”

    濮杰连连点头,转而又道,“这来路搞清楚了,可还是不太对啊!”

    “是不太对。”余耀也由兴奋陷入深思,“一个小小的部落,人数有限,生产力落后,能帮杨坚什么忙?而且他们久居西南蛮荒之地,对中原和江南也不熟悉啊!”

    “啊?”濮杰挠挠头,“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如果是一块隋文帝御赐的免死玉牌,应该是正儿八经的东西,咋会这么邪乎呢?”

    余耀看了看濮杰,“嗯,你说的也是一个点。这两个点,都不太对。”

    “难道不是隋文帝御赐的?而是党项族后来建国,西夏皇帝御赐的?”

    “不可能!”余耀很笃定地说道,“这块玉牌,肯定早于唐代,西夏太晚了!”

    “这也是哈,你这断代应该不会错。”濮杰轻轻敲了敲脑门。

    余耀皱眉沉吟。正在此时,手机铃声响起,一看,居然是萧影打来的。

    “正想给你打电话呢!结果你打过来了。”余耀接起电话便道。

    “我到江州了,刚下飞机,现在出租车上!”

    “啊?你这?”

    “钱的事儿,我想到了一个法子,需要前期准备一下。我一想,也别打电话了,还是和你碰面商量为好。”因为在出租车上,萧影说的比较隐晦。“钱的事儿”,肯定是“鬼眼穿心”的事儿。

    “行,我就在格古斋,你直接过来吧。正好有事找你,这下省事儿了!来了再说。”余耀说完,便挂了电话。

    濮杰一拍手,“太好了!这就叫什么来着?有福之人不用忙!”

    余耀笑了笑,“到时候万一他要是想拿你的玉牌用用,你可别后悔啊!”

    “后悔毛啊!我能搞清楚咋回事儿就烧高香了!再说了,萧大师那是一般人吗?哪能白拿我的东西。”濮杰哈哈大笑。

    一个小时后,萧影到了格古斋,他居然带了个不小的行李箱,余耀一看,“这······”

    “你说呢?”萧影看了余耀一眼。余耀随即点点头,看来萧影是想“一条龙”地先把“鬼眼穿心”的事儿办完,若是如此,可能还得去港岛。

    bq

    
5858xs.com
姐弟乱伦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