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下毒计的庞统


本站公告

    以张飞的本事,按道理来说既是面对许褚,甘宁,周泰等人,就算是打不过他们,也绝不会轻易败北……或者说他即使败北,也不会轻易受伤。

    但眼下金陵军攻上城头的人越来越投,如同铺天盖地的鸟群一样,呼啸着推开了荆州军的防御,向着内城的城头扑杀而去。

    城墙上的金陵军横过了瓮城,很快就被城下的荆州军看到了,他们火速将情况报告给了关羽。

    另外张飞受伤的事情,也一并被魏延派来的人告知了他。

    关羽此刻正指挥兵马想要冲破陷阵营的防御阵势,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顿时大吃一惊,就在这个时候,金陵军的马军通过城门,开始向瓮城中进攻。

    高顺的陷阵营这一次着实是损伤不小,但他们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完成了任务。

    高顺听到了后方的马蹄声,知道是后方的兵马开始进攻了,于是便指挥陷阵营为友军让开了通路。

    少时,便见以吕布和赵云两名上将为首,率领金陵城的骑兵向着瓮城内开始奔驰。

    关羽也着急了,他一边指挥手下的兵马挡住敌军的进攻,一边向着城内撤去。

    他一边亲自去接应张飞和魏延,一面派人去知会城中的庞统。

    就在关羽想要行动的时候,却有一个人亲自出马拦住了他。

    “关羽,你往哪里走?还识本将军否?!”

    关羽转头看向来人,却见不是别人,正是吕布。

    关羽提了提手中的青龙刀,冷哼道:“三姓家奴,焉敢张狂?”

    吕布最近跟陶商待的脾气收敛了不少,他将画戟冲着关羽一指,道:“本将军今日就跟你好好较量一下,以报当年虎牢关之耻,我今日先杀了你,日后再杀张飞!”

    说罢,便见吕布持戟向着关羽冲杀而去!

    ……

    于此同时,庞统正在城内指挥城内的各路守军向郡守府集合。

    不多时,却有关羽派来的人向庞统禀明前线的军情。

    庞统听完之后长叹口气:“这襄阳城地处荆北,与许昌和樊城,宛城相距极近,只怕是早晚都守不住的,不过我没有想到会丢的这么快……告诉关将军,我的兵马在此接应他,让他率领诸位将军,或许通过城西,往这面与我会和!”

    “诺!”

    那斥候走了以后,庞统转头看向荆州校尉李甘,问道:“城西的百姓,可是都疏散了?”

    “回禀司徒,都已经疏散了!”

    “让你们做的张榜,前几日发布出去了没有?”

    “已经贴出去了!”

    “可有百姓愿意与我们走?”

    李甘露出了极是为难的表情:“没有多少。”

    庞统长叹口气:“既然如此,那便也怪不得我们了,按计谋行事!”

    李甘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紧张的神色:“司徒,在下还是那句话,这,这计谋是不由有些太……”

    “休要多言,快按照我的说法去做!”

    “诺!”

    ……

    此时此刻,金陵军的兵马已经杀到了西城的城门,而关羽已经会和了张飞和魏延,拼死的守住了西城的城门,不让敌方冲过这道防线。

    关羽凭一己之力血战吕布,愣生生的将他们暂时阻挡在了西门。

    不过他敌方的人数越来越多,关羽纵然英勇无敌,也很是吃力。

    张飞此刻已经草草的包扎了一下伤口,亲自前来前线接应关羽,兄弟二人奋勇杀敌,在西城城门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但金陵城后方支援前线的战将越来越多……黄忠,童飞等猛将相继到来,纵然是这兄弟俩加上魏延再勇猛,也挡不住对方的攻击。

    而就在这个时候,庞统派来的人向关羽等人带来了庞统的口信,让他们火速撤退,穿过城西,直奔郡府衙走。

    关羽和张飞等人不敢怠慢,急忙率兵按照庞统派来的人的引导,向着东方撤去。

    如此一来,金陵军的将领就顺利的进入了襄阳城西。

    但是襄阳城西的情况显然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金陵诸将纵马狂奔了一阵,却见赵云突然举起手中的战枪,要求所有的人都停下脚步。

    赵云环顾四周,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吕布紧跟在赵云的身后,见他突然停下了战马,十分不解,道:“赵子龙,你不赶紧追击,在这地方犹豫什么?”

    赵云四下看看,疑惑道:“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就算是家家户户不敢出门,但这种静法未免也太奇怪了?”

    吕布哈哈大笑:“你管那个作甚,咱们现在只要是直冲进府衙,生擒庞统、关羽等辈,便是平定了襄阳,有没有声又能怎地?”

    赵云皱紧了眉头,想了想道:“不对,温侯!咱们得先往后撤一撤……”

    话还没得说完,便突听身后的士卒开始高声喧哗。

    “走水了!”

    “走水了!”

    “快散!快散!”

    赵云急忙转头,道:“怎么回事?”

    “赵将军,大事不好了,后方有好多民宅走水了!”

    ……

    这场攻城战,陶商作为诸将,一直在城外观察的城中的动静。

    按照他事前的安排,襄阳城的攻坚战打的也算是非常的成功,如今三军将士已经通过了瓮城,杀入了襄阳城池的城区之内。

    荆州军的战力跟金陵军相比,还是有着这一定的差距,金陵军南征北战,平定大半个天下,北方南方皆是他们的战场,可谓身经百战,荆州军只是南军,跟金陵军相比,战力天差地别。

    就在陶商觉得襄阳城基本大定的时候,却见襄阳城的城西突然蹿起了一阵火光。

    那火光极为耀眼,而却越来越大,将整个城池的上空映照的一片火烧红。

    陶商皱紧了眉头,疑惑道:“好端端的,城池里面怎么着了这么大的火?这事可有点不对。”

    就在陶商疑惑不已的时候,却见徐荣从前方纵马匆匆向他跑过来:“丞相,想要城西有埋伏,似乎荆州军早就在城西布置了硫磺与引火之物,如今荆州兵马已经向东面撤退,似乎欲要弃城,而他们在丢弃城池之后,居然放火烧城?”

    “放火烧城?”陶商愣了楞,接着哼道:“庞统这个人,虽然有智谋,但是心性未免太毒,这样的事情也能干的出来,打不过就焚城,此等败类若是不杀,如何对得住天下……让全军不要管他们了,火速救火,务必不要让损失扩大!”

    “诺!”

    bq

    
5858xs.com
姐弟乱伦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