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里不是魏博


本站公告

    局面愈演愈烈,这些老卒纷纷冲击府邸,卫兵已经完全抵挡不住。按理来说,这里虽然并非李来亨的王府宅邸或行辕官署,但也是过去永昌皇帝赏赐的别苑之一,乱兵们哪里来的胆子,直接冲击李来亨的宅邸?

    侍女们全部拔出佩剑,面容肃穆,迅速结成一条半月型的防线挡在幼辞身前。她们手中长剑好像一片银白色的雪花,耀眼夺目,凛然之气,十分逼人。

    那些没有穿着铁甲的士兵们,也都被这森寒的剑光稍稍震慑住一点,许多人不自觉就放慢了往前狂冲和推挤的力量。

    此时却又有一名老兵大声喊道:

    “罗颜清纵容叛贼,和杨承祖、吉珪有什么区别?蛇鼠一窝啊!我们一定要给枉死的弟兄们报仇!”

    本来已经略微被持剑侍女们镇住的乱兵,被这些话语刺激,气氛情绪重新又变得激愤了起来。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嗖的一声弓弦响声,划过长空,令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为之一紧。

    侍女们担心乱兵使用弓箭射击,好几个人赶紧将幼辞抱了起来,向府内跑去,乱兵群中却又有人高声喊道:

    “是曹贼射箭、是曹贼射箭……叛贼要杀害我辈啊——”

    这声呼喊就好像一点火星落入油锅之中,顿时点燃熊熊火焰,积薪早已堆好,火焰一旦燃烧,就必定形成燎原之势。

    被侍女们抱起来的幼辞,小小的手掌如此用力地捏紧了十字架,几乎被十字架的尖端刺破了皮肤。她看着乱兵人群的身后,眼睛里却亮起了一道光芒:

    “殿下……”

    踏、踏、踏……

    马蹄声好像暴风雨一样呼啸不止,战马四蹄疯狂地践踏在开封城内已被大顺军修缮过多次的大道上,密集的奔驰之声由远及近,使得大地都为之震颤了起来。

    乱兵们刚刚才反应过来,许多人回头张望,马上就看到了晋王李来亨亲自带着一队骑兵狂飙而来。这队骑兵也没有顶盔掼甲,可是手中却全都抓着一杆尖端绑上了棉布的马槊,骑士们在李来亨带领下以楔形阵切入乱兵队列中央,几十杆马槊狂舞刺击。

    马槊的顶端虽然绑上了棉布,可是乱兵们也都没有穿戴盔甲,而且大部分人还袒露上半身,连一件厚点的衣服都没穿。遭到一柄马槊刺击,依旧是疼痛万分。

    骑兵队伍的冲击势大力猛,毫不停歇,李来亨一边手持马槊冲开乱兵,一边将监国所发诏书扬在半空中厉声道:

    “曹营旧部之事,监国已有处置,必不使任何一人徇私枉法。各军不许擅借名目,肆意生事,速回各自军营中去,孤便先不惩处……快回去!否则孤只好铁面无情,就地拿人了。”

    李来亨翻身下马,将马槊直接丢到地上,两手高举监国诏书,径直走入乱兵人群里面。在他身后的其他亲军骑士见状,也都扔下马槊,纷纷下马,跟随在李来亨的身后。

    李来亨走近乱兵,指着面前一位只有九根手指的老兵说:

    “你是王进才的兄弟吧?我记得你!深州城下第一批冲进了济尔哈朗的中军大营里,被清军的流弹打掉了一根手指头,也毫无畏惧。你是一条好汉,杀了许多狗鞑子,在战场上真是英勇。可怎么来这里闹事?欺负孤家的妇孺吗!

    监国已经下发了诏书,你们都回去吧!监国自有处置,不会有任何不公之处的。”

    那名老兵没想到李来亨居然认识自己,而且还记得自己的事迹,脸上不免露出羞惭之色。

    李来亨接着面向众多乱兵,一把将自己的衣服掀开,露出臂膀上的不少战伤,喊道:

    “孤跟随永昌皇爷,百战而削平豫楚,使得大顺军有了今天的立足之处。尔辈皆是大顺元从老兵,怎么到孤的府上闹事?尔辈是欲杀孤?

    那就过来,向这里刺进一刀,让孤瞧瞧谁的身手会比左良玉、鳌拜和多尔衮更厉害吧!”

    李来亨这一句句话掷地有声,而且气势又是如此逼人。他自己丢下武器,只带着几十名随从走入乱兵人群的包围里,脸上却无一丝惧色,语气里也没有一点点的慌乱。

    反而是包围住李来亨的众多老卒们,在他的话语下,一个个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许多人都悄悄地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晋王,只有少数几个刺头反唇相讥说:

    “我们是来找刀马旦为枉死的秦中弟兄讨还公道,与晋王殿下无关!”

    李来亨闻言气极而笑,呵呵一声,冷笑说:

    “这是幼辞小姐,不是晋王妃。王妃现在就在宫中,在太后身边休养身子,尔辈恐怕没有胆子去闯行宫,那不如还是直接找孤来讨要这个公道吧。”

    罗颜清已经在生产的边缘,据李来亨从医科科举后招募来的那批御医所言,她没有几天的日子应该就要生下孩子了。所以这段时间,李来亨干脆请高太后帮忙,让罗颜清暂时住到高太后的身边,以免万一之事。

    乱兵们没想到自己扑了空,闹出这样的乌龙,更加羞惭起来。李来亨得理不饶人,又骂道:

    “这是幼辞小姐,是主管老营的幼辞小姐,你们认不到她了吗?那就叫来你们的妻子父母,问问他们认不认识幼辞小姐。问问他们在老营中的时候,每天为他们准备饮食、救治伤患的人是谁?

    你们这是胡闹!”

    乱兵们终于说不出来什么话了,只有一个独目老兵强项道:“陕西沦陷全都是因为曹营叛乱,我们听说不少曹营叛兵在杨承祖死了以后,居然又跑回大顺军来……我们只求杀尽曹营叛贼,让枉死的兄弟们不至于死不瞑目啊。”

    李来亨认出此人是张鼐身边的一名亲兵,但他没有直接再说什么,而是轻叹了一口气说:

    “你们先回去各自的军营……监国对此事已有处置,孤也会向大顺军上下做出交代。大顺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也绝不会让任何一个弟兄死不瞑目。

    你们先回去,监国很快就会秉公办理此事。”

    李来亨看乱兵中多数人脸色羞惭,已有退缩之意,心下冷哼一声,大手一甩,不再跟他们置辩,而是带着那一队骑士径直走入府邸之中。

    接着侍女和护卫们就直接把府邸大门关上,乱兵们也不知道是该继续冲过去把门强行打开,还是就此散去,全都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过了一会儿,府邸大门打开,一名侍女捧着监国诏书走了出来,小声说:

    “晋王命尔等皆速回各自军营,否则将要军法处置……”

    她又把监国诏书打开,念给众人听。诏书中李过声言曹营叛变一事,罪不容赦,此前因为局势紧张,大顺军兵力吃紧,所以不得不赦免许多叛贼,暂免其罪,以用其兵力平定西北大乱。现在形势已经慢慢稳固下来,等到大顺诸将军议结束以后,就会对这些叛贼做出妥善处理。

    如此一番话后,这些闹事的乱兵才慢慢散去,各自返回军营当中。

    bq

    
5858xs.com
姐弟乱伦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