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眼瞳视界


本站公告

    秦弈心中微动,落在球体上观察。

    飞在天上看着普通球体,实际落在上面就知道很大,有小半个篮球场的大小,漂浮在海面上露出了半圆。半圆表面也并不是光滑的,有冰晶棱体结构,配着这冰蓝的色泽,看上去简直是个巨大的钻石。

    但秦弈知道这个不是钻石。

    结构上有点像是万载玄冰的凝结体,内蕴极强的冰霜之息,当成某种特殊材料炼器炼丹都可以。

    类似结构的东西在这海面上还不算少,可以说随便抓一块冰凛都可以做炼器材料,档次有高低而已。这个球体属于其中档次较高的一个,不过飘在外面,那就再高也有限度。

    最好的材料应该是潜藏在冰川底部才对,说不定还有万载玄冰之晶髓,绝对的好东西。

    眼下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拿走嫌鸡肋的大球……不知为何却引起了秦弈很大的兴趣。

    因为长得特别圆吗?

    恋球情结?

    秦弈的手慢慢拂过球体表面,眼神平静无波。

    体内修行正在悄悄运转,造化金章,变化之道,物品解构。

    整个冰球的内部构造随之慢慢地发生了改变,内部竟然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

    那表面冰棱忽地张开,露出了里面白色的瞳仁!

    这所谓的冰球,就是个眼球!

    冰魔的眼球!

    它还能动?

    秦弈的神念肆无忌惮地汹涌而入,不知何处空间,传来一声闷哼,有人七窍流血地踉跄而退。

    秦弈冷喝道:“何方鼠辈,鬼鬼祟祟窥伺于人,滚出来!”

    沉默片刻后,有人慢慢传念:“我们只是借助冰魔眼瞳所见之景来窥测外界,神魂并未与外界有任何直接关联,你如何堪得破我们这种窥测之法?”

    羽裳安安迅速汇聚而归,紧张地护翼在秦弈身侧。

    她们也很是惊叹,自己找了半天一无所获,怎么秦弈过来就找到了问题?

    其实秦弈也并未勘破对方通过冰魔眼球来窥伺的套路,这种间接的观察比安安通过水球观测外界还间接,安安那是自己感知凡有水灵所在的动静,是直接的关联,要追根溯源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而他们这种根本就不是自己看,是那个已死的眼球在看。

    然后他们获取眼球被动倒映的景象,算是二道转手,这几乎就不可察觉。

    秦弈也只是感觉到了不自在的窥伺,根本找不到来源。

    但他同时在用貔貅戒指,寻找特异宝物,结果戒指指向了冰球。

    秦弈本以为貔貅戒指指向的是宝物,他的解构是试图感知冰球里面是不是有冰髓、或者包裹着什么宝物之类的东西,结果发现这个冰球结构有点怪,竟是个眼球。

    于是变化发动,神念撞击,一切便在电光火石之间。

    他当然不会说这大约只能算个巧合,只是冷冷道:“此地死气郁郁,魔意深浓,也不知历年有多少探险之人死于此地。你们用如此隐蔽之术窥测旁人行止,便是打算找个机会偷袭吧?”

    四周冰雾升腾凝聚,无边雾霭之中竟然慢慢凝出了十余个冰魔之形,个个通体坚冰凝成,如山似岳,眼瞳幽蓝,魔气缭绕,杀机浓郁无比。

    居然都聚成族群了……

    秦弈的判断当然是合理的,这些全是魔,可不是萌萌哒的雪人。窥测你哪可能为了什么好事,难道为了记录人类探海的美丽瞬间吗?

    群魔眼中的冰寒嗜血之意简直浓得满溢,令人血脉都要冻结的极寒和邪恶,稍微有点感知的人都能察觉。

    而既成魔性,实力都不会差,最低都是晖阳,否则聚不成型的,这是标准。

    高的乾元,但不多,一个乾元中期,两三个初期,表面看去好像和秦弈这方势均力敌——在流苏已经躲进棒子里的前提下。

    当初曦月所斩,可能是它们的领袖之类,不是一个独行魔。

    总体来说,数量和实力上,并不像称霸北冥的感觉,很可能只是几个强大的族群之一。

    却听对面为首的冰魔慢慢道:“说我们窥测是为了杀人,倒也不算错。如果你们三个再分开远点,说不定我们就会各个击破,掠你们的宝物,夺你们的修行,化为冰川养分。”

    随着话音,其余冰魔同时咧嘴狞笑,就像无数冰山裂开了豁口一样。

    场面非常惊悚。

    但秦弈听了这话却反觉得逗比:“你们好像很耿直。”

    “无所谓耿不耿直,我们只讲实际。”那首领道:“你们很谨慎,而此时眼球之用既然已经被发现,那就不可能分散行事,我们无法各个击破。那怎么看都是势均力敌,便是打赢了也是伤亡惨重,便不会动手。”

    秦弈歪着脖子看它:“你这一群包围着我们,难道是为了告诉我,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为什么不呢?我们包围,当然也是让你们知道我们不好惹。”那首领淡淡道:“你不来计较我们试图杀你们的事,我们也不计较你伤了我们的窥测者。大家各走各道,免得互相损失。”

    秦弈眉毛微挑,觉得有些好玩:“这就是魔吗?我怎么觉得在和神州魔门人士打交道。”

    真的浓浓的初见轻影时那种味儿。

    “魔门……如果你们有宗门称为魔门,岂不就是和我们一脉相承的特性?”那首领反而奇道:“不然你以为魔是什么?”

    秦弈摸了摸下巴。

    魔是什么?

    也许三观是邪恶的,你觉得不该做的事,他们觉得天经地义,比如他们理所当然的说要杀你夺宝,压根没觉得哪不对。但在自保自利这方面,应该是比正道更重视,并且更加没脸没皮的……瞧那只被揍了之后就没骨头的狗子就知道了……

    换了正道,说不定还要跟你玩个宁死不屈呢。

    这么说来,魔这种表现还真不奇怪,自己脑补中不分青红皂白一定要和你不死不休的那种凶戾好像有些偏颇。

    它们凶归凶,却是看人下菜的……

    自己这一行明显和他们势均力敌的样子,傻子才和你们硬啃,井水不犯河水就是了。

    想到这里,秦弈反倒笑了起来:“那不错,我们好像可以谈谈别的。”

    那首领也不意外:“你们来此,是为寻宝?莫非想问我们消息?”

    “聪明。”秦弈竖了个大拇指。

    看似如山高的傻大个,居然这么聪明。当魔有灵智,真是有意思,和之前见到的那种无智之灵截然不同。

    “想问消息,不难。”那首领道:“只不过要收取些酬劳,你说对吧。”

    秦弈笑道:“你要什么?”

    “看你问的是什么。”

    秦弈没有直说冥华玉晶,生怕节外生枝,便临时瞎扯道:“我来找寒蕈花,听说此地有生长,却没见到。这个消息要什么代价?”

    那首领沉吟片刻,粗如巨树的手指指向了秦弈手中的狼牙棒:“这根棒子看上去不错,给我我就告诉你。”

    它其实并不知道这棒子是什么,毕竟秦弈用幽幻沙抹过,一般是无法辨识特异的。只不过作为一位乾元修士手中提着的武器,不用考虑也知道是好东西。

    它也知道对方不可能交出主战武器,只是漫天要价,等着落地还钱而已。本以为秦弈会开口让它换个条件,结果就看见秦弈的神色变得狰狞,好像它犯了极其严重的错误一样。u

    
5858xs.com
姐弟乱伦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