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我能拖住他们


本站公告

    “赵信这蹲的时间有些久了,差不多有一分钟了吧?结果只蹲了布隆一个闪现,这亏大了啊!”

    这样的结果,对于af来说,赵信在下路的这一波gank是亏大了,耽搁的时间和收益相差得有些辣眼睛。

    “赵信这补刀有些崩,这被男枪拉开了二十刀。这gank得不偿失啊!”

    “这对rng来说是个不错的消息,线上可以稍微缓一口气!”

    “是的!接下来,赵信要刷一会了野了。否则继续这样让男枪拉开补刀,对af来说将会非常危险!”

    lpl的解说们原本担忧着的心情,此刻渐渐松了下来。

    接下来,因为rng的下路是优势,一直拥有推线权,香锅在下半野区差不多是肆无忌惮在游走,当刷到六级的第一时间,又来下路找卡莎和牛头。不过af的双人组也很懂,他们一直保持在塔前不越过三百码之外,早料到rng这局是想要以下路为缺口,那就是不给rng他们机会。

    不过香锅也不着急,在利用当刷空自家野区的这空档期,与小明一直控着下半河道附近的视野,这让劣势的af下路双人组打得畏手畏脚的,很是难受。

    不gank也可以,当只要卡莎和老牛不舒服,那便就可以。现在uzi他的卢锡安压了也也有差不多二十刀,优势挺大的。rng的战略目的是打成了,小虎他在中路虽没有什么优势,但随着等到了六级之后,大招有三段位移,自保是完全没问题。

    剩下就是叶星的上路,目前保持着崩,稳住对线,那rng暂时也可以接受。香锅继续将视野深入布进入到红色方下半野区,与af明摆着是要打下路,给spirit两个选择。要么大家分区而治,要么下来与他争夺下半野区。

    rng下路在推线,有优势,香锅的一点都不亏,打得越发激进,小明他的布隆进入红色方野区的频率也越高,不断清扫视野。

    这就让spirit的赵信很为难,下半野区的视野拱手相让给rng是不可能的,那等于是彻底放弃下路。大家交换野区,那也不是这样交换的,他们af太吃亏了。

    “让了!让了这蓝buff吧,我们现在打不了!”

    第二轮的蓝buff刷新,中路的kuro一看对面的狐狸用技能把兵线清空,直接往红色方蓝buff走过,他急急说道。

    此时kuro他的瑞兹身上是没有蓝的,虽然说狐狸的蓝量也不多,但是对面下路是掌握着推线权,能第一时间支援过来。

    更主要是,上一局比赛af他们抢夺这蓝buff就是一个很大的失误,这一次他们可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嗯……放了……”

    spirit他心有不甘,但也知道这是最正确的办法,只能含着泪把蓝buff让给rng,让狐狸把蓝buff给吃下。跟着,香锅转头也顺手把第一条小龙的风龙给rush掉。

    spirit他郁闷,唯有的是他迅速转移到上半野区,想办法去把rng的蓝buff给换回来。

    以此时af他们的上路看着是优势,有着推线权。这个蓝buff,怎么说也能拿回来吧?

    kuro他清理完兵线之后,也第一时间回家,准备与赵信一起去蓝色方野区拿个蓝buff回来。配合上路,这个rng的蓝buff肯定是跑不了。

    “我们的蓝buff能守吗?你们先拖一下,我马上就到!”

    然而af他们可低估了香锅他的胃口,刷了小龙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往上半野区跑去,他能预料到,赵信多半会对他的蓝buff有想法。

    “这怕不好拖,瑞兹回家更新装备了!我状态不是很好,不回家更新装备的话,一会团战我没伤害……”

    小虎眉头一皱,现在这个时候时间点他刚想要回家更新装备,要去野区干扰赵信的话,他就没时间回家了。

    “不急,我能拖住他们!”

    这个时候,叶星突然说话了。

    “星哥你能拖?你拿什么拖……呃?啊?你要干嘛?”

    小虎诧异了一下,心想他这都拖不住,叶星他怎么能拖着?叶星他上路的兵线一直在被推,能自保就不算不错了!

    当小虎切到上路时,突见叶星越过兵线,主动一剑q向维克托。

    大灭!

    砰!

    叶星他剑魔的血量只有五成左右,而维克托还保持着有八成左右血量,三分之一左右的蓝量!如此情况下,叶星竟然直接开大招,然后qe砍上去!

    一段q!砍中,迅速走位a着维克托!

    走位一扭,扭开维克托的这一道死亡射线,w一个框套住维克托!

    “西八!找死!这剑魔是疯了吗?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

    k也是叶星突然莽上来惊了一下,随即他就冷笑。前面一直打得像个怂包,这怎么突然就疯了起来呢?k一直盼着,希望这剑魔上来砍他,等剑魔真的上来砍他时,那心情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难道有诈?显然不可能,男枪应该还在下半野区。因为自己的打野这马不停蹄地跑过来,也不过才刚到了rng他们蓝buff的位置。同时瑞兹也在赶过来的路上,这剑魔凭什么嚣张?

    很显然,他这是在找死!那k也不多犹豫,直接一道死亡射线封锁剑魔走位,大招混乱风暴摔在剑魔脚底下,再给一个w封锁另一边走位!qa……k全力输出,一套技能打全了,应该是足以击杀掉剑魔的!

    却见剑魔跳起来,二段qe再一剑砍向维克托!

    同时这短小的位移,刚好是越出了维克托大招和w的圈圈边缘稍许,还打出了二段q的伤害!轰隆!一道电刑,瞬间就把维克托血量给打落下过半的血量。如果不是维克托的q被动有个盾,那血量掉落得会更多。

    开了大灭下的剑魔,即便是没有什么装备,打在脆皮的维克托身上,看起来伤害还是很足的。

    “k你没事吧?等着,我马上就到!”

    正想要在rng上半野区开蓝buff的spirit,一看上路竟然打起来了,他暂时也没有再动蓝buff的念头,急忙往上赶过去!

    “我没事,不用来帮我……啊!西八!这剑魔的伤害怎么这么高?”

    k一看自己血量掉的这速度,眉头不由得一跳,对面这剑魔分明是想要单杀他!

    正想说跟队友说不用来,他能一个人解决这剑魔时,突然屏幕一黑,发现自己瞬间躺下,人顿时就懵逼!

    rng-ye击杀af-k!u

    
5858xs.com
姐弟乱伦电影